从江湖儿女到城市蓝领,两代人的快递人生
2016年至2018年,中国快递员数量增长了50%,总数量已经突破300万。

来源 | 棱镜,作者 | 罗松松

2009-2018,“双十一”全民狂欢已走过十载,网购成为了国民消费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并带动了上下游众多产业的狂飙发展,这其中,以民营快递最为突出。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快递与网购的碰撞,是一段相爱相杀抱团成长的精彩商业故事,有产业突围,有资本起舞,还有人的变迁,《棱镜》将以两篇文章分别从产业和人的角度回顾展望快递逆袭十年历史。

已过不惑之年的熊林,迄今为止最后悔的一件事是,自己过早的离开了快递行业。

2000年,二十出头的熊林离开桐庐老家,投奔自己上海的亲戚,加入了当时刚成立不久的圆通,负责在上海闵行区一带收件、派件。

仅仅三四年后,因为没有足够的资金承包网点,市场又被EMS垄断,看不到希望,他一气之下回了老家,现在在桐庐当一名网约车司机。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他转行之后,快递业不仅获得了合法身份,而且在网购的推动之下开始一路狂飙,他以前的同行,纷纷借此发家致富,在老家盖起了别墅。

位于浙江省西北部的熊林老家桐庐县,被称为“中国快递之乡”。最早创立民营快递公司申通的正是桐庐人聂腾飞,从他之后,一大批桐庐人走出封闭的大山,远走他乡,在全国各地干起了快递,圆通、中通、韵达的创始人都来自于这座人口不到50万的江南小城,人们也习惯将他们称为“桐庐帮”。

这也带动了庞大的快递从业人员群体的产生。由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CBNData)与苏宁易购联合发布的《2018快递员群体洞察报告》显示,2016年至今,我国快递业务量实现了57%的增长,预计2018年快递业务量将达到490亿件。另外,中国快递员总数量已经突破300万,平均工资在6200元左右。

而对于十几年前便入行的熊林来说,他错过的还不仅仅是高于自己网约车司机的薪资,而是上千万的身家。

- 1 -

桐庐人的江湖岁月

在熊林看来,新世纪初的民营快递行业和快递员,都有一种举步维艰的感觉。

受惠于外贸行业的发展,当时的大部分快件都是“信件”,比如报关单、发票以及样品等,虽然业务量不多,但是利润丰厚,“那个时候价格高,跟EMS差不多,江浙沪是15块钱,现在市场竞争激烈,5块钱还有人抢着做。”熊林回忆说。

1992年,邓小平南巡进一步推动了市场经济发展,民营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第二年,申通快递在上海成立,顺丰在广东成立,而两座城市所处的长三角和珠三角正是改革开放前沿,制造业风生水起,它们都想从EMS的口中分一杯羹。

但因为当时没有一个合法的身份,公司的业务量很少,一个业务员一天最多只能收20多件,而且更让他们头疼的是EMS的垄断。“他们会告诉你,发票不能寄,这个不能寄,那个不能寄,剩下的就没什么能寄的了,而且三天两头就来查,他们知道快递公司在每个区都有网点,公司刚起步的时候真的很难。”

在2009年的新《邮政法》出台之前,民营快递公司的经营需要遵守1986年出台的法律,其中一条明确规定:“信件和其他具有信件性质物品的寄递业务由邮政企业专营”,当时的邮政企业指的正是EMS。

因此,当时,那些件量多的大公司都不信任熊林他们的民营快递。熊林记得很清楚,在闵行开发区有一家“生产阿尔卑斯糖的公司每天都有两打的文件要寄”,熊林他们都很眼红,想拿下这个大客户,但谈了很多次都谈不下来。因为这家公司明确表态,不跟圆通这些民营快递企业合作。

人们习惯于将早期快递行业的发展阶段称为草莽期,一方面是因为包括创始人在内的从业者都出身草根,另一方面是因为行业内没有成文的规定,民营快递各自占山为王,甚至有时候为了“山头”大打出手。

在上海干了两年快递之后,因为没有承包到区域,熊林回家待了一阵子。2003年,一个朋友让他去天津干快递,在那里,他见识到了行业发展初期的一些刀光剑影,“那个时候乱的不得了,跟黑社会一样”。

当时他朋友花了260万承包了圆通天津地区的业务,当业务开展起来之后,本地的一些地头蛇开始找上门,觉得他们抢了地盘,要求划分利益,甚至差点爆发一场械斗。

一天晚上,两派的人坐在一个小房间里开始谈判,楼下停了十几辆本地人的车,而熊林这些桐庐人也在另一个房间安排了30多个人,准备在谈判破裂的时候大干一场。多年之后,熊林仍清晰的记得那一晚紧张的氛围,“心脏都快跳出来了”。所幸的是,最后双方并没有打起来。

无论是最早成立的申通,还是后来的圆通、韵达和中通,它们的创业过程中都有一些过程相似的峥嵘岁月,但也正是在他们的号召下,一批又一批的年轻人走出大山,闯荡江湖,顽强立足,逆天改命。

“在桐庐,基本上所有40多岁的人都干过快递行业。全国大部分的快递公司,只要是大城市,好地盘,肯定有我们桐庐人,只有偏僻一些的地方才会完全交给外地人干,快递行业基本掌握在桐庐人手里。”对此,熊林颇为自豪。

从现在的业务量来看,来自于桐庐的“三通一达”已经占据中国快递行业的大半壁江山,而随着这些公司的陆续上市,当初走出大山的桐庐人也都获得了丰厚的回报,钟山乡也从当年桐庐最穷的乡镇摇身一变成为最富裕的地方。

谈到这里,熊林有些懊丧,他本有机会搭上快递行业这列高速列车,完成对自己命运的改写。2002年,他的亲戚想让他把闵行区下面的梅陇镇承包下来,买断经营权,他粗略计算一下,买车、买设备、租场地,起步资金需要30万元。

“当时打死也想不到快递行业会发展到今天这个程度,现在想想很后悔,当初没有狠下心,不愿意搞,心里也没底。那个时候,稍微有个稳定工作,工资一两千的人,对这个行业根本不感兴趣,杀他的头他都不愿意干快递,当时这个行业在别人眼里就是旁门左道,如果那个片区我之前承包下来了,前期的亏损我扛住了,现在至少值上千万。”熊林叹了口气。

熊林说,现在桐庐的年轻人已经很少再去从事快递行业了,一方面是因为投资网点的门槛从过去的几十万已经涨到现在的上百万,另一方面是因为不少公司在桐庐开办了工厂,有些年轻人也愿意留下来,或者是去附近的杭州等地打工。

- 2 -

“我不羡慕白领”

经过20多年的摸爬滚打,民营快递企业从EMS的围剿中杀出了一条血路,早已今非昔比。2017年,中国快递行业的收入达到4957亿元,对GDP的贡献率超过千分之六,大到中国经济,小到人们的生活方式,都已经深深地刻上了快递行业的烙印。

江湖已远,各自安好。

周睿来自于河南,今年32岁,上个月刚入职位于上海虹口区的顺丰营业点。在成为一名快递员之前,他干过厨师,进过工厂,开过饭馆,卖过烧烤,送过外卖。如今,快递员的工作让他感到安稳,至少可以让一家三口不用担心吃穿。

“前两年在崇明岛卖烧烤,赚了钱在老婆老家买了一套房子,但是因为拆迁,后来就没干了。去年儿子出生,听亲戚说送外卖的时间比较灵活,就去杭州做美团了,因为是兼职,接不到好的订单,一天收入也就一两百块钱,干了不到4个月就没做了,后来看到顺丰招人,就进来了。”周睿告诉腾讯《棱镜》。

周睿每个月有3500块的房贷,母亲身体不太好,前两年又查出乳腺癌,每年需要复查;老婆的父母身体也不是太好,在老家还有地,没人帮忙带孩子,老婆只能不工作,“压力挺大的”。

在他看来,顺丰给的待遇不错,转正之前月薪6000,之后可以有提成,公司安排集体宿舍,每天有15块钱餐补,有社保,工作节奏是每天早上7点半到达网点,开会之后开始分拣包裹,然后派送,中午可以休息1-2个小时,大概晚上8点钟可以收工。

“以前干厨师的时候,一个月可以拿七千块钱,但是工作不稳定,想要当厨师长手下必须有人,技术再好也没用。我现在的梦想是收入达到八千到一万,难度不大,干了五年十年的老员工基本上都能拿到这个数,如果有老员工调走或者离职,那么可能会调新员工去负责,如果碰上每天可以发上百件的大客户,那收入就更高了。”周睿说。

《2018快递员群体洞察报告》显示,对于快递员的收入,此前经常见诸媒体的“月薪过万”目前尚未成为普遍现象。但快递员的工资主要由底薪加提成构成,平均工资在6200元左右。80%的快递员工作会超过8小时,通过更多的送件,来提高工资收入。

对于这份工作,周睿还有自己的期待,“培训的时候,老师说顺丰的中层领导全部都是从一线业务员做起的,都是从基层提拔上来的,让你听起来觉得有盼头,做顺丰比做厨师更有前途一些。现在我都准备介绍亲戚朋友来做,如果老爸不是年纪大了点,我都想让他来做。”

虽然周睿只有高中毕业,但是他并不羡慕身边那些读了大学,坐在办公室里的白领。同学聚会的时候,他对于”快递员“的身份也是直言不讳,“可能说出来不太好听,人家会说你就是一个送快递的,但我觉得挺好的,我没觉得有什么丢人的,从来没有哪个职业是低贱的”。

周睿在上海有十几个同学,有自己做生意的,也有坐办公室的白领,他们的工资一万上下,真正到手还不如周睿。“他们的公司不管吃,不管住,市区住不起,只能住到更远的地方去,浪费在路上的时间就两个多小时。我不抽烟,不喝酒,也不赌博,每个月赚7000,可以省6000,他们一个月赚一万,可能到手只剩下5000。”

- 3 -

城市新蓝领崛起

蓝领是一个起源于西方的概念,对其的普遍定义是,从事体力和技术劳动的工作者,特别指工作时间要求穿工作服的阶层,他们一般拿“周薪”或“时薪”。在人们的印象中,蓝领工人在中国的典型代表是制造业工厂里的流水线工人,或者是建筑工地上的工人,这也是人们对于第一代农民工的普遍印象。

然而,这样的概念已经很难定义日益庞大的快递员群体。根据前程无忧最近发布的白皮书,快递员和房地产中介、行政文员、商务司机、门店店长等职业一道被划为“新蓝领”,他们大多从事城市服务业,掌握一定技能,工作时间长,强度大,收入差异大,在一些大城市,快递员的月薪也可以破万。

“在行业发展初期,它的劳动力构成比较复杂,有农民工,也有其他各行各业的人加入,随着产业的升级,尤其是快递行业的技术含量不断增加,我们需要具备一定技能的员工来做收派员,他们需要学习使用巴枪(快递业务手持采集终端设备,俗称“巴枪”),熟悉电子面单。”顺丰速运集团副总裁、人力资源总裁陈启明告诉腾讯《棱镜》。

《2018快递员群体洞察报告》显示,快递员整体学历水平以大专、高中、职高、技校毕业生为主。随着队伍的逐渐壮大,整体学历水平伴随稳步提升,大专以上学历保持稳步增长。苏宁物流数据显示,2017年6月至2018年6月,南京本科学历快递员的增长高达92.53%。

从蓝领到新蓝领,虽然只有一字之差,背后折射的却是中国经济结构的变化,从过去的出口主导到现在的拉动内需,高等教育从精英化变成大众化。“随着城镇化进程的不断推进,城市服务业迅猛发展,因而出现如快递物流、餐饮等一大批基层用工岗位,从侧面折射出经济结构持续优化和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58英才研究院院长李妍告诉腾讯《棱镜》。

而前述报告显示,2016年至2018年,中国快递员数量增长了50%,总数量已经突破300万

从收入来看,以快递员为代表的新蓝领阶层丝毫并不逊色于传统白领。根据前程无忧的白皮书,上海快递员月薪的中位数已经达到8364元,低于置业顾问、课程顾问以及门店店长,但是要远高于导购、行政文员以及在线客服等工作。

“在德邦,新人的收入在3000-5000元之间,入职后随着服务意识增强和技能的提升,一般六个月后都可以拿到6000元—10000元的收入,一个月2万的收入也不少见。”德邦快递人力资源副总裁林志彬告诉腾讯《棱镜》。

苏宁物流数据显示,2017年双十一,无锡快递员平均薪资超过1.1万元,其中一名快递员最高薪酬达到2万元。

“劳动强度比较大的蓝领阶层,他们的收入高于普通白领已经是趋势了,而且这种差距会越来越明显,而且大家已经接受了这种变化。”前程无忧首席人力资源专家冯丽娟告诉腾讯《棱镜》。

在陈启明看来,蓝领和白领在经济收入的差别已经不明显,差别在于未来的发展方向,蓝领是以技能为导向,而白领是以管理为导向。

林志彬认为,近年来快递员的社会认同感有明显提高。在西方,蓝领的社会地位并不比白领差,中国的快递员,高效、勤恳、服务越来越好,伴随服务业的发展并获得有竞争力的薪酬,慢慢让他们的价值得以体现。

但是,中国的快递行业和国外不同的是,除了顺丰和德邦这样的直营公司,绝大部分民营快递企业都是通过加盟制发展而来,管理松散、标准不统一,服务意识不强,工作强度大,流动性高,快递员的职业认同感不强,这也是整个行业需要正视的问题。

在人口红利消失的大背景之下,人力成本成为劳动密集型行业最大的挑战。

对快递公司来说,他们要做的,一方面是通过升级技术来提高效率,集中体现在中转中心的自动化和收派的效率,而有些公司还在研发无人机、无人车、无人配送机器人。但是对于快递行业来说,最后一公里对于传统劳动力的依赖,可能在短期之内还无法被机器人所取代,快递员的需求仍然会不断增加。

另一方面是通过系统的培训和技术提高一线快递员的效率,降低他们的工作强度,提升他们的忠诚度,减少流失率。

“每一个角色只是分工不同,分工的不同担当的责任不同,但都是我们的员工,都应该去关注,去服务好。在未来的分工方面,蓝领和白领之间的界限会越来越模糊,越来越符合经济发展的规律。”陈启明说。

(文中熊林、周睿为化名)

》》》》》转载出处

赞  0 收藏  0 手机阅读
分享到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微信扫描进入,并分享到朋友圈

关注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