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车高速路故障司机被索5.9万元,湖南3名路政人员被停职
湖南省高速公路集团有限公司湘潭管理处对蒸湘路政大队主要负责人尹德星等3名工作人员予以停职,并启动专项调查。

来源:澎湃新闻,作者:肖鹏

安徽人刘言芝是一名大货车司机,最近跑的一趟车让他吃了大亏。

2019年11月,刘言芝接到一笔订单,客户让他从江苏省无锡市拉一台大型风力发电设备去广西。2019年11月18日下午5点,当他经过潭衡高速雨母山服务区时,由于路面有基坑,导致车辆颠簸,拖挂车的大梁断裂,车子只好停在路旁,等待救援。

货车司机与高速公路救援队签署的协议。

报警后,高速公路施救人员赶至现场。刘言芝称,在施救人员的逼迫下,他与对方签订了8万元的吊装合同,“对方称,如果不签字,这个费用就是20万。”

最终,刘言芝的修车工人连夜从江苏赶至事发地,修好了车子,吊装车辆在未实际施救的情况下,却向刘言芝索要了5.9万元。

刘言芝拒绝支付该笔费用,为此他的大货车被滞留服务区7天,经自媒体曝光后,货车才终于被放行。

11月29日,湖南省高速公路集团有限公司湘潭管理处对蒸湘路政大队主要负责人尹德星等3名工作人员予以停职,并启动专项调查。

吊装车队出具的手写“天价”收费清单。

“天价”施救费

2019年11月18日下午5点许,潭衡高速雨母山服务区出口400米处,刘言芝的大货车就在此出现了故障。

随即,刘言芝报警。施救人员赶至现场后,在车辆后方摆放了数十个反光锥,同时刘言芝也通知了远在江苏的维修工连夜赶往现场抢修。

在此过程中,刘言芝记得,尽管自己言明,已通知家中派人来修理即可,不需要吊装。但仍有现场施救人员对其软硬兼施,必须要求他签订一份吊装协议,声称签订协议是8万元,不签订协议是20万元。在此情形下,刘言芝只得签字画押,至于协议内容,他不得而知。接着,施救队通知了与其合作的吊装车队到场等候。

当天晚上10时,包括路政、交警、救援队、吊装车队工作人员开会,吊装车队负责人尹富民说,刘言芝的确提过要求他们留下来,“他也没有把握是否能够修好。”另外,参会的尹德星还提醒他,如果留下来可能会产生部分费用,刘言芝未置可否。

尹富民说,刘言芝的维修工在19日赶到现场,当天下午3点,经确认,修理工可以将车焊接好,当天下午5点,他们的吊装车队撤走。20日凌晨1时许,大货车被修好。

20日,刘言芝与救援队签订了救援协议,并支付了8500元服务费用,协议落款为衡阳市蒸湘区雨母山镇潭衡高速邦日施救站。对方未向刘言芝提供发票。

没有交费的拖挂车被两车前后夹住,不准离开。

大货车服务区被滞留7天

车子修好了,还是不能走,原因是吊车的费用还没给。

依照吊装协议,刘言芝被吊装车队要求付费5.9万元,并且对方向自己出示收费清单,单据中罗列了收费项目及价格。收费清单显示,吊装车队开往现场的车辆共有5台,其中吊车2台,后八轮拖车2台。8小时为一个班次,合计5.9万元。

刘言芝认为,自己仅仅叫了事故救援,没有叫吊装车队,并且所谓的吊装协议也是违背意愿签订的,这个过程中,吊装车队仅仅在服务区等待,没有开展工作。对于这笔费用,他不认可。
“我们的车辆在服务区足足等了20个小时,这个动车子就会产生费用,大家都是知道的。”11月27日,吊装车队负责人尹富民却有不同看法。

尹富民介绍,吊装车队是高速公路救援队的合作单位,救援队自己没有这样的大型救援设备。尹富民说,他们是在18日接到救援队电话通知上高速救援,“他们说签了一个8万块钱的吊装合同。”

一方不认可吊装协议,不愿意付钱,另一方在服务区等待20小时未收到相应报酬,双方产生矛盾。在刘言芝的大货车修好后,他们离开高速应急车道,把车子开到了衡南服务区。没有收到报酬的尹富民采用前后两车加塞的方式让刘言芝的货车无法进退。

直到2019年11月27日晚上11时许,方才放行。此时,距离刘言芝开上潭衡高速足足过了7日。

湖南高速集团对三名路政人员的停职处罚通知。

3名路政工作人员停职

在潭衡高速衡南服务区滞留的7天里,刘言芝先后向交警、公安、高管局等多个单位求助,无一例外,均没有收到有效回复,直到11月27日通过自媒体曝光。

11月28日,湖南省高速公路集团有限公司新闻宣传中心通过公众号“湖南高速公路”通报称,他们已经注意到网友曝光的衡阳境内发生的高速公路施救强迫服务“天价”收费事件,集团公司高度重视,并且第一时间成立调查组开展调查,如查实我公司人员在该事件中有违纪违规行为,将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11月30日,“湖南高速公路”再次通报,11月29日上午,集团公司党委在听取调查组初步调查情况后,责成集团公司湘潭管理处从严从快处置。当日,湘潭管理处对该事件负有监管责任的蒸湘路政大队3名路政人员采取停职措施,进行专项调查。

尹富民介绍,他们总共收到了3万元佣金。“其中,刘言芝微信转来了2000元,我们给他开了发票,另外,救援队负责人转了剩下的2.8万元。”

“我现在正在接受调查,我们单位有专门的新闻部门,不方便接受采访。”12月1日,蒸湘路政大队主要负责人尹德星回复记者。

>>>>原文链接

赞  0 收藏  0 手机阅读
分享到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微信扫描进入,并分享到朋友圈

延伸阅读

文章/篇

NaN万

阅读/次

关注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