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白云区货运市场打响“清拆”第一枪,雪上加霜的专线何去何从?
在疫情影响和园区整治的双重压力下,这些专线企业或将面临生死考验。

来源 | 运联智库(ID:tucmedia),作者 | 岳海清,编辑 | 小L

*封面图来源于网络,与本文内容无关


疫情期间,专线在复工晚、业务量少、房租高等压力下日子过得很艰难。而现在,对广州白云区的部分专线企业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3月2日,广州交投实业有限公司发布了关于黄金围货运站场的「清场通知」,该通知显示,黄金围货运站将不再用作货运业务,并要求站内所有商户在2020年3月31日前自行搬离货运站,完成清场。

当前情况下,安身立命的物流园区面临整治,对于本来就困难重重的专线企业来说,很可能就是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据媒体报道,黄金围货运站场是广州白云区今年以来第一家被收储的物流园区。清场消息一出,货运站内的专线企业就坐不住了。虽然此前也有货运站将被整改的传闻,但到底是否整改,或者什么时间整改,都没有盖棺定论。而今,距离园区清场还有不到20天的时间,这意味着专线寻找新落脚点的时间不多了。

据悉,黄金围货运站场内的专线企业们正在积极想办法,以渡过此劫。该货运场内入驻的商户中一行董事长、拼拼车总经理程辉向运联智库(ID:tucmedia)表示:「目前受疫情影响也不好找新的容身之地,也只能在附近先找着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最好是租期可以时间久一点的场地。另外,如果真的3月31日要清场完毕,时间也太紧迫了。现在商户们打算集体写请愿书,希望清场时间能够再宽容一段时间。」据了解,相关事宜还正在和园区进行协商。

货运站或物流园区被收储整治,对身处其中的专线企业来说会有哪些影响?未来又该走向何方呢?

物流园区被整治,专线如何思考未来?

广州物流园拆迁的传闻,已经陆陆续续传了许多年。

2019年9月,广州市交通运输局牵头制定了广州市物流园区整治提升三年行动计划及2019年工作安排。根据广州市交通运输局的相关报道,从区域分布看,广州市中心城区物流园区主要集中在白云区(占70.9%)和黄埔区(占19.1%),占比到达90%。

作为广州市重要的物流集散地,白云区物流业承担着区域货运流通、助力经济发展的重要使命。根据报道,由于白云物流行业整体发展水平并不均衡,传统物流园区数量多、分布散乱,并存在产能低效、安全隐患大,从业门槛低、信息化水平落后等弊端,白云诸多物流园区亟待整治提升。随后,白云区出台了《白云区物流园区整治提升三年行动计划(2019—2021年)》(以下简称《三年行动计划》),计划到2021年底,基本完成占地规模一万平方米以上的78家物流园区的整治提升工作,其中清理收储65家,改造升级10家,关停拆除3家。

上述「78家物流园区」中,黄金围货运站场在列。据悉,黄金围货运站场位于广州市白云区石井镇朝阳村广花高速公路朝阳出口西北面,规划用地面积37万平方米,已建设17万平方米,其中办公用地2万平方米,仓库用地3.6万平方米,停车场6万平方米,后勤楼1栋面积达2900平方米。

相对于一般物流园区来说,黄金围货运站场的规模还算大。和它相同命运的还有去年就已被拆除、收储的锦亿物流货运市场,其位于全国最知名的物流集群之一的石井物流圈,聚集了50多家物流公司、上百个档口。 

按照《三年行动计划》,2019年白云区将推动物流园区整治提升项目14个,其中改造升级项目1个,清理收储项目13个,总占地约57.42公顷,建筑面积40.9万平方米。进入2020年后,剩下的那60余家物流园区,离被整治的命运越来越近了。也就是说,身处这60余家物流园区的专线企业们,需要尽早另谋生路了。

目前,受疫情影响整个专线行业都还没有开始缓过来,还未回到原有业务量的常态。此外,快运企业也在进一步采取价格战掠夺专线市场。这也将导致专线会流失一部分客户。此时的园区整治,对于专线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专线企业不仅要担心场地问题,还要考虑未来的发展规划。换场地,就意味着业务、路线规划、客户群体等企业原有的运营状态要发生改变。可以预见的是,部分专线很可能会因此撑不下去,或主动选择及时止损,或被整合。

对此,程辉说道:「公司从2月25日开始复工,复工率目前达到60%。现在正做一些城配和专线的业务,但货量是减半的状态,还没有恢复正常。园区清场后,会让公司损失一些客户,也会改变一些线路规划。未来公司要寻找路线多的,规模大一点的园区重新落户;并采用增加现金储备,降低成本的相应措施来保障公司正常运营。」

对于专线的未来,程辉认为,专线市场会变小,专线企业将会有一半走向消亡。未来,专线企业如果想平稳渡过疫情和园区清场带来的难关,则要思考清楚未来的物流行业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并根据自己的优势和所掌握的资源,定位好自己将来要做什么。

专线向技术型产业转型,会是新方向吗?

在推进城市更新和产业升级的大背景下,疏解、整治非中心城区功能的物流园区是趋势。此时的专线像热锅上的蚂蚁,更多的是担心眼下何去何从的问题。

而未来,物流行业也面临要培育发展高端高质高新产业的问题,重点发展物流总部经济、智慧物流、电商快递、城市配送等现代物流业。长远来看,专线或许可转型做技术型产业来谋取新出路。

据程辉介绍,在他最初知道园区要拆迁的消息时,他就考虑到公司不能只做专线,还要做平台。2018年「拼拼车」的成立,也印证了他的想法。现在事实也表明,应对园区拆迁这件事上他做对了。

园区被收储后,程辉的两家物流公司的命运截然不同。「拼拼车」可以入驻新物流园区,而中一行就不符合资质,不能入驻。据程辉透露,现在中一行还没有找到新的园区。

不过,园区被整治,专线也不是无路可走。首先,不是所有的物流园区都会被整治,对满足城市生产生活和产业配套的物流需求、符合城市发展要求和区域发展规划的物流园区会予以保留。对于不在整治范围的园区,专线企业可以早做准备,提前入驻。

其次,国家发改委和交通运输部的相关规划中曾提出,到2020年将布局建设30个左右国家物流枢纽;到2025年布局建设150个左右国家物流枢纽;到2035年基本形成与现代化经济体系相适应的国家物流枢纽网络,这也将为专线企业提供新的入驻场地。

但这个过程中,园区整治和新建园区都需要时间,这期间专线该去哪里找新的落脚点?对于那些不符合资质的、没有转型的或者正在转型中的专线企业,又能去哪里安家立命?

后续身处物流园区的专线企业们,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专线行业的格局又会发生哪些改变,我们还将持续关注。也欢迎留言分享您的遭遇或看法。


本文为运联原创,作者:岳海清,编辑:小L;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赞  1 收藏  0 手机阅读
分享到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微信扫描进入,并分享到朋友圈

延伸阅读

文章/篇

NaN万

阅读/次

关注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