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联研究」多式联运如何“联”出物流新速度?
当前多式联运是否是打通不同运输方式的边界?多式联运的发展又会激起怎样的水花?

来源:运联智库,作者:运联研究院 包迪


现今,我国将多式联运的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已三年有余。同时,“一带一路”的推进和公路新规的实施等多因素叠加,将多式联运推向了“风口浪尖”。那么,当前多式联运是否是打通不同运输方式的边界?多式联运的发展又会激起怎样的水花?

核心导读:

1)陆空联运:物流企业主导的航空快递模式优于航司货运模式,陆空联运的价值分布逐渐由货代公司向物流企业转移;

2)公铁联运:快递快运企业开始利用高铁网络来提升货物运输效率,进一步打开了公铁联运的“白货”来源;

3)公铁水联运:越来越多的铁路线铺往港口,公路运输则对接短途的集散,演化成公铁水联运模式;

4)乘多式联运的东风,集装箱物流迎来黄金发展期,以冷链集装箱运输为代表的创新型集装箱领域将迎来更多发展机遇。

1、多式联运的核心驱动力是追求成本和效率的最优解

1.1 单一的运输方式难以满足发展需求

运输方式主要有五种,分别是公路运输、铁路运输、水路运输、航空运输以及管道运输。我国对于固态货物的运输主要包括公路、铁路、航空以及航运四种方式。其中,公路运输是现阶段我国陆地货物运输的主要方式,航运主要用于国际货物的运输,铁路主要用于国内大宗货物的长距离运输,航空则主要用于对时效要求较高的货品的运输。

从我国历年各类运输方式货运量占比可以看出,公路的货物运输量占比超过70%,远高于其他三种方式的货运总量,物流运输仍以公路运输为主。长期以来,以单一运输为主的方式导致我国物流效率的低下。

1.2 多式联运整合多种运输方式,弥补单一运输方式缺陷

从物流成本在产品成本的比例来看,我国的比例在20-30%之间,发达国家一般为10-15%,反映出我国物流业成本高昂的现状。这与运输结构矛盾突出、不同运输方式衔接不畅等问题息息相关。

每种运输方式在费用、时间、限制条件等方面各有不同,如航空、公路、铁路、航运的运输速度、成本依次递减,运量依次递增,所需的配套条件各异。多式联运存在的优势在于,可充分考虑各种运输方式的适配性,组织最佳的运输方案以实现优势互补,调整优化运输结构模式,以降低物流的资金成本和时间成本,追求价格与效率的动态平衡。

2、多式联运方式下的货运路径选择

多式联运可发挥各运输方式的优势,航空、铁路和航运势必分摊公路运输的市场空间。通过对比近两年我国货运量比例可知,相对于2018年,2019年公路运输货运量占比降低3.8%,并依次分摊给了水路、火车和航空运输。那么,各种联运方式下,货物都是以怎样的方式到达末端客户的?

2.1 当多式联运遇上空运:注定只能运输“白货”

1)航空货运货源结构:高货值产品为主

航空货运的特点是单位运输成本高,但时效高。高货值产品天然更适合于航空物流,如精密仪器、医药产品、设备零部件等。从美国的数据来看,精密仪器和医药产品的单吨货值可以达到普通制造业产品的10倍以上,中国的空运货源结构亦有同样的趋势。其货物主要来源于两个渠道,分别为货代和物流企业。

2)陆空联运:价值分布逐步向物流企业转移

航空货运所涉及的多式联运模式主要为陆空联运、空海联运、空铁联运。其中,空海联运是把货物先由船运至国际中转港口,通过卡车短驳至海港邻近机场,再空运至目的地,主要服务于跨境电商,不适用于国内联运;空铁联运中航空与铁路都是长途运输,而且空运追求高速,铁路运输追求低成本,二者性质相悖,以至于这种模式止步不前。因此,我们主要探讨常见的陆空联运。

航空运输与公路运输衔接,才能完成“第一公里”和“最后一公里”的接送动作。而不同的货物来源渠道,如货代和物流企业,涉及了两种不同的价值链条。

货代

绝大部分航空货物都需要经由货代的手,实现陆路卡车的“最后一公里”配送,如中国外运的大型航空货代公司一般在多条航线上向航空公司批量订购定期货运舱位,拿到舱位后将其分割转卖。所形成的具体链条为:上游货主——货代揽货——货站分拨装机——航空干线运输——货站卸机分拨——货代提货——下游客户。

卡车航班

卡车航班指航空公司在货物始发地与中转航站、或中转航站与最终目的地之间固定开辟地面运输路线,与地面运输承运人签署外包协议,进行货物陆空联运的运输形式。如顺丰、东航物流这样自备航班的物流企业,会采用卡车航班的方式开展陆空联运。

该方式已在我国主要的航空货运枢纽开展货物的集散,如香港机场、北京首都机场、上海浦东机场、广州机场、深圳机场等。随着陆空联运的成熟以及物流公司的加入,价值链的价值分布会逐渐由货代公司向物流企业转移。

2.2  当铁路运输遇上多式联运:对“白货”蠢蠢欲动

1)铁路货运货源结构:始于“黑货”,转折于“白货”

铁路物流的货主端主要分为三个方面:一方面是来自大宗生产资料为主的发货方,以煤炭、矿石、金属、石油等“黑货”为主;另一方面是来自三方物流企业的货物,大多以时效要求低的普通货物为主;此外还有少部分来自个体商户。

从近年铁路货运结构可以得出,“黑货”货量一如既往地领先于其他品类的货量,如2018年,煤炭、矿石、石油、焦炭、钢铁及有色金属等“黑货”货量占比92%。随着快递市场货量的快速增长,以及客户对于快递时效要求的进一步提升,单一的公路运输加少量的航空运输已不能满足快递业的迅猛增长,“白货”开始逐步流向高铁。

2)快递市场发展催生公铁联运新模式

铁路货运和公路及民航运价相比,尤其在远距离运输中,价廉的优势较为明显。且受政策的强制推动,一定程度上推进了长途干线转向铁路运输,而公路运输则对接短途的集散。

传统情况下,绝大部分铁路货物都需要经由货代的手,以实现公路短驳和铁路运输的无缝转运,铁路运输的运力方由中国铁路总公司及各旗下直属铁路公司承接。所形成的链条为:上游货主——货代揽货——货站分拨装机——铁路干线运输——货站卸机分拨——货代提货——下游客户。

此外,“白货”流向高铁的过程中,催生了“快递+高铁”模式,成为快递行业在公铁联运方面的创新实践。相对于传统公铁联运模式,该模式击穿了货代这一环节。

2.3 当航运遇上多式联运:进一步丰富货源结构

1)航运货源结构多元化

内贸航运分为沿海航运与内河航运两大类。相对于以“白货”运输为主的空运和以“黑货”运输为主的铁路运输,内贸航运的货物结构比较多元化。

按运输货物性质主要分为两类:第一类为传统大宗货品和工业品,包括纸浆、粮食、建筑材料、煤炭、化工产品等货源。“散改集”政策的推动使原本通过散货运输的大宗商品改为集装箱运输,促使受载货物种类不断扩大。第二类为消费品,包括日用品、食用品、家用电器等货源。在零售业电商化的趋势下,消费品运输在集装箱运输中的比重增加。

2)公铁水三方优势互补,联合运输

航运所涉及的主要多式联运模式为公水联运、铁水联运。随着“公转铁”的大力推广和实施,越来越多的铁路线铺往港口,而公路运输则对接短途的集散,演化成了公铁水联运模式。

在该模式下,产业链各环节的参与者主要包括上游货主、运力企业、货代、港口、铁路场站、下游客户等。所形成的链条为:上游货主——货代揽货——货站分拨装机——铁路干线运输——港口分拨——航运干线运输——港口分拨——铁路干线运输——货站卸机分拨——货代提货——下游客户。

3、各类多式联运模式的市场佼佼者

3.1 陆空联运最新方向的开拓者——顺丰

相对服务于传统航空公司的货代,航空快递公司的货物基数稳定增加,且具备更加高效的“短驳、干线、配送”一体化链条。因此,物流商主导的航空快递模式优于航司货运模式,陆空联运的价值分布逐渐由货代公司向物流企业转移。

在已具备一体化链条的基础上,顺丰正在建设“鄂州机场”,未来机场的开通将使得顺丰拥有大型航空货运枢纽,拓展航空货运网络的同时,吸引卡车航班公司在机场的集聚发展,拓展地面运输网络,提升对航空货源的地面集散能力,促成公路、高铁快运与航空货运的高效衔接。

3.2 中铁快运进一步打开公铁联运的“白货”来源

中铁快运依托全国高铁动车、客车行李车、快速班列,具备铁路干线运力资源以及经营网络的优势。此外,中铁设立前端仓库,起到一个物流转运中心的作用,集装卸、搬运、仓储、流通加工为一体,无缝衔接了公路短驳与铁路运输。

在整个铁路物流过程中,中铁快运更像是扮演一个“铁路货代”的角色,接收客户订单后,将货物暂存入库,按运单信息将客户委托的货物从仓库中取出,分拣运送至货/客站台,后续装入行李车或货车班列,根据列车到货信息进行接货,分拣以及配送。

为了进一步提升配送时效,中铁快运开始探索多式联运的更多可能性。例如,中铁快运与苏宁物流达成合作,以利用高铁网络来提升快递运输效率,同时进一步打开了公铁联运的“白货”来源。

3.3 中谷物流布局公铁水全国网络

中谷物流依托港口资源及航线网络逐步向两端陆路运输延伸,联通铁路网络、公路网 络,形成多式联运物流平台。一方面,通过与陆路集装箱卡车运输供应商合作整合卡车资源,灵活调配分布全国的集装箱卡车运力;另一方面,与铁路部门、铁路场站协议合作,嫁接铁路场站周边资源并通过“铁路+公路”扩大服务半径。最终中谷物流将物流网络延伸至西北、西南等腹地,完成公铁水全国网络的布局。

中谷物流的多式联运服务模式是向客户提供包含水路运输及陆路运输方式的集装箱物流服务,具体可细分为门到门、堆场到门、门到堆场三种模式。与其他模式相比,其特点在于,在多式联运服务中,客户可以选择在装货港、卸货港其中一端或两端接受到门服务。

4、多式联运带来的发展机遇

4.1 航空快递模式或将成为国内陆空联运最优模式

快递型航空公司可打通货代环节,且货物基数稳定增加,并具备更加高效的“短驳、干线、配送”一体化链条,优势突出。以美国FedEx、UPS为代表的全球快递型航空公司,是引领全球航空货运的典型

再观国内,京东物流第一架全货机的成功首航,标志着他们开始步入航空货运领域;顺丰、圆通等民营快递公司为拉开与同行之间的差距,依靠集团地面运输网络的同时,进一步转型成为航空公司,建设航空物流枢纽,提高陆空联运的联动效率;且其发展模式呈现出“先地面运输,后航空物流”的路径。

4.2 快递快运企业进军公铁联运

为了减少物流成本,不少快递快运企业已经尝试与铁路货代企业或铁路局下属铁路公司进行试点,如近几年顺丰与中铁快运的合作效果远超预期。

未来,若混合所有制改革取得积极进展,亦或是有资本市场的助力,货站及外场的硬件设施更完善,将会进一步提升多式联运的时效。快递快运企业或将高时效需求的货物更多地投入公铁联运,以更低的价格获得更高的效益。

4.3 乘多式联运的东风,集装箱物流行业迎来黄金发展期

以集装箱为运输单元的多式联运能够实现门到门运输,提高运输效率,且由于在运输过程中不需要换箱,可以减少中间环节及换装可能带来的货物损坏及损失,提高运输质量。

其彰明较著的优越性促使各大港口纷纷加大对集装箱物流的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集装箱物流公司也纷纷投入大吨位船舶运营,开辟集装箱航线。这一定程度上推动集装箱物流业成为一个极具增长潜力的行业。此外,大众消费观念向多样化、快速化的方向发展,与此伴随的是以冷链运输为代表的特种货物运输需求不断增长,以冷链集装箱运输为代表的创新型集装箱领域将迎来更多发展机遇。


©本文为运联原创,作者:运联研究院 包迪,如需转载请联系授权。

赞  0 收藏  0 手机阅读
分享到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微信扫描进入,并分享到朋友圈

延伸阅读

文章/篇

NaN万

阅读/次

关注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