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果生鲜,破产重组
易果最终“不负众望”地走向破产重组。

来源:36氪-未来消费(微信ID:lslb168),作者:赵小米


10月13日,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上海易果电子商务、上海云象供应链管理、上海安鲜达物流,已于7月30日进入自愿破产重组。而从易果已经离职的多位高管表示,易果破产重组属实。

上海易果电子商务为易果生鲜的主体公司,上海云象供应链为易果生鲜上游采购企业,安鲜达则是易果生鲜与天猫超市共同组建的冷链物流。

易果生鲜,这个曾经自夸其他生鲜零售企业,都是它的陪跑者的生鲜电商品牌,最终毫无悬念地宣告破产了。

据联商网的报道,易果生鲜旗下公司新加坡膳盟食品集团财报称,所有与易果生鲜相关个体共欠公司的应收款项减去应付账款,共计约1320万新币,即人民币6562.64万元。其中,来自上述三家公司的共为1240万新币,即人民币6164.91万元。

上述三公司破产重整三案,由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判决书指出,截止2020年6月30日,易果公司账面总资产为34.3亿元,总负债23亿元,净资产为11.26亿元,本案债权申报截止日期为2020年10月19日。

早在2019年12月,易果生鲜就曾被上海长宁区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1411万元;今年1月16日,长宁区法院冻结了易果生鲜的股权与其他投资权益,金额共1029.72万元。

作为最早的一代生鲜电商,易果生鲜曾连续获得阿里的四轮融资,其融资轮数共7轮,总额超8亿美元。2013年起,阿里将天猫生鲜的运营权交到易果手中。

与阿里深度合作开始后,易果生鲜的业绩不断攀升。2016财年,易果集团GMV达36亿元;2017年,这个数字达到了100亿元。易果曾经表示,按此继续增长下去,将在2018年实现盈利。

但是,易果的“崩盘”也是发生在2018年。

易果生鲜原本的目标,也正是拿到融资后的3-5年内完成上市。36氪-未来消费独家获悉,2017年10月开始,易果在内部启动赴美上市路演。但在2018年下半年,这一动作彻底停止。因为,没有一家券商企业,愿意承销易果的公开发行股票。哪怕它是阿里、苏宁、美国风险基金KKR共同投资的。

导致这一结果的主要原因,是易果自身的业务亏损,以及诸多背离市场发展规律的“动作”,从而导致与阿里关系的破裂。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阿里在2013年投资易果生鲜时,市场中并没有太多生鲜电商可选项。2015年盒马成立后,其在生鲜运营和供应链方面的能力远超易果。盒马拥有更高端的全球生鲜供应,但易果的亏损额却高于盒马。

同时,易果生鲜对于阿里的资本注入,没有做到专款专用。天猫超市给易果的3亿元D轮融资,原本想让其用在物流品牌安鲜达的建设,加强天猫超市三公里半径的即时冷链配送能力,但易果生鲜却将其挪至操盘全球生鲜采购的云象供应链中。

但是,来自大润发采购部门了解到的信息,易果的云象供应链,曾经很想整体接盘大润发的进口生鲜采购。可是,当易果和大润发双方的采购人员碰面沟通后,大润发采购发现,易果的云象供应链号称“全球源头直采”的进口生鲜,价格普遍高出大润发已经合作多年的合作方。大润发采购人员觉得,易果云象供应链团队,对于生鲜采购的专业能力和经验,过于偏离行业基本水平。

不过,水平归水平,易果采购团队,没有遭遇易果内部的内耗折腾。综合南方都市报报道,易果董事长张晔从沃尔玛高薪聘请了以柳某某为首的风控团队,长期“疯狂”折腾易果采购部门。这只团队可以轻易推翻采购和业务部门的任何合作和项目,只要这个风控团队觉得,这事有风险。

“易果的‘沃尔玛风控团队’太专横了,也许大家只能在描述明朝东厂、西厂的古装片里,看到类似的专横。易果内部,有两个声音,可以随意叫停任何部门的任何业务。一个是董事长张晔,一个就是来自沃尔玛的这只风控部门”。曾在易果采购部门工作的匿名者表示,回想起来依然感触颇多。

不过,非常讽刺的是,易果成立以来最大的一起贪腐案,却并不是这只令易果内部“闻风丧胆”的风控部门预防发现的。2017年上半年,易果供应商举报采购部门非水果品类的采购总监葛某某,有重大受贿行为。后来,经过上海经侦部门调查属实,并最终宣判。

易果的高管团队,也是有些异于常态。2018年上半年,易果试图借助阿里新零售的产业风口,完成赴美上市的计划。可以说,这是易果借助阿里造起的产业风口,包装自己是阿里生鲜板块重要组成部分的天赐良机。

非常诡异的是,时任易果市场部副总裁的陈嘉杰——最早来自一家4A广告公司,在给团队制定路演传播策略的时候,明确要求与新零售保持距离。他面向路演嘉宾时,竟会说出“新零售只是一种说法”的话。这种明显与阿里战略调性不一致的话术,让参与路演的合作方,稍微感觉易果是不是并不和阿里保持业务的一致性?

除去这些因素,易果生鲜本身的模式,也是阿里将其淘汰的原因之一。易果生鲜作为阿里对于本地生活服务的一个环节,本意让其在天猫超市的“一小时达”服务中发挥作用。

但是,易果生鲜作为B2C电商平台,并没有有效地布局面向C端的零售业务;更没有这几年行业流行的线下前置仓,或是线下生鲜店。只试图通过与连锁便利店合作,将便利店当作前端的临时仓库。

而此前它和街边便利店的合作方式,自然也没有解决生鲜远程配送的成本与效率问题,反而松散的合作关系使管理更加困难。模式层面的差距,导致易果被盒马所取代在所难免。

易果的云象B2B批发业务,更是除了同为阿里系的联华超市、苏鲜生之外,至今没有其他规模零售企业选择从易果云象供应链拿货。

易果云象供应链从成立到现在的破产重组,全程几乎成了一个“自娱自乐”的业务。

2018年12月28日,阿里宣布将天猫生鲜业务转交给盒马,而易果也彻底成为一个没有任何零售业务的B2B生鲜企业。但是,下游端的安鲜达物流,基本没有任何外部订单。上游端的云象供应链,刚才说了也没有什么外部订单。中间零售端的天猫超市生鲜,又被转交给了盒马操盘。

易果生鲜,从此成了一个外界也不知道在干什么的公司。大面积裁员、大面积离职,成为这个公司过去一年半的主旋律。

而过去的一年半,国内生鲜零售市场,经历了前置仓、生鲜店、mini业态等一系列的变革创新。还有今年第一季度疫情高峰期间,全国一菜难求的业绩高峰期。整个产业外部对于生鲜供应链、商品和渠道创新的速度达到高潮,而易果生鲜,一直安静地错过整个产业的热闹。

直到今年7月,易果终于走入了破产重组的历史终点。


>>>原文链接

赞  0 收藏  0 手机阅读
分享到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微信扫描进入,并分享到朋友圈

延伸阅读

文章/篇

NaN万

阅读/次

关注
最新文章